《白癡》第一部第一章,在開往彼得堡的火車上

作者: meilin
位于: 職業教育

納博科夫在俄羅斯文學講稿上說:“對于真正的文學應像吃面包一樣,先把它掰成小塊、揉碎,放在手心里聞文學的香氣,然后咀嚼,用舌頭細細品嘗。只有在這時,文學的珍稀風味,以及真正的價值,才能被欣賞。那些被碾碎的部分會在腦中重新拼合,展現出整體的美,而你則為這種美貢獻了自己的血液。”

這段時間寫書評,感觸很深,非常認同納博科夫這段話。好的文學作品反復看,就能發現表面之下的細節,如構架、修辭方式、線索和藝術表現手法等。

《白癡》這部小說早在半年前就看過,但沒有留下太深印象,主要是覺得情節荒唐,人物個性普遍有點神經質,甚至歇斯底里。但是最近在閱讀時,經常有著名文學家提到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,就不得不引起重視了。作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,我們不能對小說的真實性要求太苛刻,畢竟是虛構情節,能帶來美的享受,就是好作品。

《白癡》第一章只有一個場景,既火車三等車廂里,梅詩金公爵,羅果仁和公務員別列科夫之間的對話。除了吐露這三個人的身份和家庭背景以外,讀者還從談話內容獲得了更多信息,如美女娜斯塔霞,她的包養情人托茨基打算另娶一位貴族小姐,羅果仁如何給娜斯塔霞買耳墜子被父親發現,等等。

總體上看,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寫作手法很簡潔,他習慣于一開篇就直奔主題,用三言兩語說明時間、地點和人物以后,就把幾個重要人物湊在一起談話聊天。他塑造人物主要通過談話內容,讀者能通過他們說的話,了解每個人心理和性格特點。至于相貌,陀思妥耶夫斯基慣于在開始簡單地描述一下基本特征,后面基本上不再談及。

陀思妥耶夫斯基很擅長描述多人聚在一起的談話。對話銜接的很好,而且首尾相顧,表現得很嚴謹。這是一個學習借鑒的重點。

相關文章:
黑龙江36选7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