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說的藝術》,好故事離不開好開始

作者: meilin
位于: 休閑娛樂

今天開始重讀《小說的藝術》,是英國著名作家戴維洛奇寫的文學指導,就幾十個常見修辭手法做了舉例說明。他在書中也提到小說開始的重要性:能用各自獨特的方式“勾住”讀者,讓他們懷著好奇心,跟隨作者的文字,探索有趣的故事情節,這才是最好的開始。

實際上,我在以前寫的故事《王春華的精致生活》,就實踐了這一理論,效果不錯。后來的《瑜伽大姐》也是一開頭就引爆故事,同樣引來簡友諸多好評。

我覺得閱讀一則故事,就好比路人圍觀街頭的吵架。群眾都喜歡看熱鬧。吵架首先是要發出聲音,伴隨而來的是激烈動作;這就會吸引周圍的人前來看個究竟,而且會有更多的人圍觀。吵成什么樣,有沒有動手,甚至是否流血,影響的只是觀眾會不會一直看下去,但具有刺激性的開場才是吸引吃瓜群眾的關鍵。

我突然想到在南方某城市看到的一次小青年群毆。幾十年過去了,仍然記憶猶新,就是因為開局很火爆。

那是一個溫煦的秋日下午,藍天上飄著幾片白云。天氣舒適,行人看起來悠閑,輕松,臉上掛著微笑。我正在一條著名的商業街上閑逛。突然從后面跑過來七八個年輕小伙子。他們個子不高,穿著不同顏色的短褲,印著圖案的T恤衫,其中有兩個人的頭發還染成草黃色。這幾個青年人一路狂奔,嘴上吶喊著,腳上的人字拖鞋噼里啪啦打在地磚上,顯得場面很混亂。轉眼間,他們擠在一個拐角上,竟然扭打了起來。

許多人停下了腳步,對這突降而來的場面充滿好奇。很快,周圍就站了一圈人。人們焦急地等待接下來會發生什么。

如果把街頭斗毆比作小說,這一伙人的開局相當火爆,瞬間就抓住路人的注意力,吸引了不少圍觀者。但接下來的場面就大跌眼鏡啦。在我看來變成了很滑稽的場面。

小伙子們吵嚷夠了,就開始動手了。只見他們的小粉拳互相打在身上,發出清脆的啪啪聲。有幾個人跳起來用腳踹,人字拖卻飛了起來,失去了攻擊的力量。沒多會兒,只見一個個小臉煞白,嬌喘不止;體力真得不行啊。想起北方人動手打架,一出手就把對方鼻子打出血的野蠻行徑,南方人的斗毆真得太溫柔啦。

情節不激烈,觀眾自然看著沒勁,也就三三兩兩的散去了。我也寫到這吧,還要接著研究修辭手法呢。

黑龙江36选7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