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尤利西斯》第四章,布魯姆為摩莉準備早餐,喬伊思文體的特點

作者: meilin
位于: 職業教育

喬伊思的《尤利西斯》有荷馬史詩的影子,這也是它經常被視為史詩的原因。這部曠世奇書閱讀起來很有韻律感,掌握節奏,并不難理解內容。

在前四章里,我發現了喬伊思文體的幾個規律,寫下來或許對有興趣的簡友有幫助。先聲明,我用得是經典譯林的蕭乾譯本。還有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金隄譯本,據說更容易閱讀,但我看了幾頁,覺得文字不如蕭乾的精煉。

對話:

——“一個可憫可悲的瘋子!穆里根說。你害怕了吧?”
——“不是什么正經玩意兒,他沾沾自喜地說,應該叫做二退貨。”
——“謝謝,斯蒂芬說。要是灰色的,我可不能穿。”
——“快跑,斯蒂芬說,迪希先生在叫你呢。”

喬伊思的許多對話都是這種分割形式。一句話拆分為兩部分,中間插入一個“某某說”。

意識流:

喬伊思的意識流寫法與其他幾位著名的意識流作家有很大不同,具有典型的節拍:行動/意識流。其他比較著名的意識流作家還有《追憶似水年華》的法國作家普魯斯特,《到燈塔去》的英國女作家伍爾夫,以及《喧嘩與騷動》的福克納。他們的寫法各有不同。

——他的腳步放慢了。到了。我去不去薩拉舅媽哪兒呢?我那同體的父親的聲音。

——狗吠著向他本來,停住,又跑了回去。我的仇人的狗。

——再添一片涂了黃油的面包:三片,四片,成啦。她不喜歡把盤子裝得滿滿的。

上面這三段就是典型的喬伊思文體:動作+意識流。

下面讓我們看看喬伊思對吃的場景描述,是不是令人垂涎欲滴。

“再添一塊涂了黃油的面包:三片,四片,成啦。她不喜歡把盤子裝得滿滿的。他把視線從托盤移開,取下爐架上的開水壺,將它側著坐在爐火上。水壺百無聊賴地蹲在那兒,撅著嘴。很快就能喝上茶了。蠻好,口渴了。”

“現在該來杯茶啦。他坐下來,切了片面包,涂上黃油。又割下腰子糊了的部分,把它丟給貓。然后往嘴里塞了一叉子,邊咀嚼邊細細品嘗著那美味可口的嫩腰子。燒得火候正好。喝了口茶。接著他又將面包切成小方塊兒,把一塊在濃汁里蘸了蘸,送到嘴里。關于年輕學生啦,郊游啦,是怎么寫的來著?他把那封信鋪在旁邊摩挲平了,邊嚼邊慢慢讀著。將另外一小塊也蘸上汁子,并舉到嘴邊。”

黑龙江36选7玩法